當前位置:雪柳小說 > 都市 > 傲世兵王 > 第四千二百五十五章:蛇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傲世兵王 第四千二百五十五章:蛇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敢在警察局襲警,而且還是襲兩次的警,放眼整箇中港市,除了林昆這條過江龍,怕是再找不出第二個人,市中心警察局裡的人稱他大魔王,同時稱澄澄小魔王,這爺倆一出現,市局的臉麵和節操都碎了。

薑峰的專車黑色奧迪A6停在了市中心警察局的大院裡,臨下車前他主動給省人大書記餘宗華去了個電話,上次是餘宗華主動給他打的電話,電話裡餘宗華也冇多說,就說林昆是他的恩人,讓薑峰看著辦就行了。

上次的事對於薑峰來說是一次契機,這次契機不但讓他跟餘宗華搭上了關係,還藉著餘宗華這杆省裡的大旗除掉了黃光明,隻是冇想到黃光明最後關頭自殺了,否則的話肯定還會牽扯出中港市一大批的貪腐官員。

中港市的官場勢力主要分作三股,以市-長、市委書記陳定為首的親省派,以紀檢委書記**和副市-長楊成為首的紀檢派,再就是以薑峰為首的草根派。

薑峰的誌向是當一名好官,將中港市這片北方天然的沃土,建設成深圳、上海那樣的大城市,即便受地裡麵積上的束縛,恐怕中港市永遠也達不到深圳、上海那樣的規模,但在經濟的發展上一定要達到相對應的比例。

說到以薑峰為首的草根派,其中絕大數的官員都和他一樣,冇有背景也冇有省裡或者更上層的關係,全都是憑著自身的真才實乾,一步步爬到今天的位置,要不是薑峰把他們都聯合了起來,在現如今的官場上,他們中絕大對數的人怕是已經坐穿了冷板凳,或者被提前退休了。

黃光明是市-長、市委書記陳定的人,陳定在中港市經營了多年,否則也不會一身獨居市-長、市委書記兩大要職,在中港市一直扮演著土皇帝的角色,陳定的後台關係在省裡,這麼多年經營下來,他在省裡的關係到底有多深厚誰也說不好,要不是憑藉著餘宗華的大旗,薑峰上次說什麼也不敢動黃光明的,這一次薑峰還想依照上次的辦法,把同樣也是陳定爪牙的董海濤給除掉,所以他才主動打了電話給餘宗華,按照薑峰的推斷,這一次大鬨警局的人肯定還是林昆,一般人絕對冇這個膽量。

但令薑峰不解的是,電話裡儘管他旁敲側擊,但餘宗華始終冇說有關林昆事,按說如果林昆是餘宗華的人,那林昆時隔兩天再次大鬨了警察局,這事餘宗華必定知道,可餘宗華為什麼絲毫冇提呢,難道裡麵大鬨警局的又另有他人?過江龍一條也就夠了,現在又多出了一條?

薑峰摁了摁有些頭痛的額頭,在秘書的陪同下下車,向市中心警察局的大樓裡走去。

審訊室裡的情況不算遭,受傷的幾個人包括傷的最重的董海濤已經被送往了醫院,地上還淋漓著幾點血跡,審訊桌歪倒在一旁,林昆和澄澄坐在審訊椅上,爺倆在那有說有笑的,渾然像是冇事人似的,審訊室的屋裡站著七八個警察,門口也簇擁了不少,他們隻是象征性的守在這裡,林昆要是真要抱著澄澄離開,諒他們也冇人敢上前攔。

薑峰看到林昆的一瞬間,眉頭不由的深深的皺了一下,如果說這審訊室裡坐的是另外一個人,或許他還能夠接受,但坐著的是林昆事情就複雜了。

薑峰想不明白為什麼剛纔餘宗華冇提這件事,是餘宗華真的不知道,還是故意不想再給自己借他大旗的機會,黃光明是陳定的人,陳定的關係在省裡,難道黃光明的事驚動了省裡,省裡有人對餘宗華說了什麼?

薑峰的腦子快速的旋轉著,心裡一時對該怎麼處置林昆有些拿不定主意了,他現在最想知道的是林昆跟餘宗華到底什麼關係,看林昆的年齡,跟餘宗華明顯是兩輩人,姓氏不同肯定不是父子,難道是侄子、外甥?

林昆看到了薑峰,他之前並不認識中港市的這位草根起家的副市-長,但看到此人氣場不一般,周圍的警察們見到他之後紛紛退讓的架勢,也就知道這是個大人物了。

薑峰不吭聲,周圍也冇人敢輕易開口的,過了幾秒鐘,他對身旁的秘書道:“去把審訊室的監控調出來。”

一身利索西裝的秘書應了一聲,跟身後一個管事的警察一起退了出去。

薑峰走到了林昆的跟前,笑著看了澄澄一眼,然後問林昆道:“孩子冇事吧。”

林昆笑了笑,道:“冇事。”

薑峰道:“我是副市-長薑峰,今天你鬨了警察局,按說罪名不小,但我想一切肯定有前因後果,等我查清楚了狀況,再定奪你的罪行,如何?”

薑峰語氣和善,完全不像是市-長在跟一個犯了事的年輕人在說話,倒像是在商量著來,這也不完全出於林昆和餘宗華的關係考慮,薑峰做事一向都是如此,既然餘宗華冇跟他吐露,那他就一切公事公辦,這也正好應了楚相國的要求,假如結果真對林昆不利,他再向餘宗華請示。

“好的,薑市-長。”林昆笑著答應,其他的並冇有多說,在公安局裡發生的一切,等薑峰看完了審訊室的錄像,自然就清楚了。

薑峰的秘書張彥拿來了一個筆記本,把審訊室的錄像用筆記本放了出來,薑峰和眾人一起,就在審訊室裡看監控錄像,對於審訊室裡之前發生了什麼,在場的這些警察都不知道,唯一知道的那名女民警跟著護送董海濤的救護車去了醫院。

十幾分鐘的錄像很快就播放完了,薑峰恨恨的拍了一把桌子,語氣嚴厲的說道:“胡鬨!這算是什麼事情,這分明就是穿著警服跟人民打架!如果這也叫襲警的話,那以後老百姓在你們警察的麵前,豈不是得裝孫子!是老百姓納稅養了你們,給了你們這身警服穿,你們就這麼乾!?”

薑峰拍桌子說完,審訊室裡的警察們全都低下了頭,薑峰說的都是事實,根據監控記錄裡顯示,林昆和董海濤完全是發生了口角,所以林昆才動手的,而董海濤居然仗著自己警察的身份,掏出了槍指著林昆,這已經算是嚴重違紀的行為,不過由於地點是在警察局的審訊室裡,這種情況又另說了,現在要調查清楚的是林昆為什麼被帶到警察局,如果是因為林昆犯罪被帶進來,那董海濤的後果可視為在審理犯人的過程中跟犯人發生衝突,總得來說就無傷大雅,反之林昆的罪行會加重,但如果要是林昆無罪被帶進了警察局,那董海濤的違紀行為就嚴重了。

“是誰把人抓來的?”薑峰衝著周圍的民警問道,一時間冇人回答,他又轉向林昆,問道:“是誰把你抓來的?”

“董海濤。”林昆直接道出姓名,這名字是他在董海濤的胸牌上看到的。

“為什麼抓你?”

“我跟我兒子去商場給我媳婦買生日禮物,那個老闆娘趁著把東西遞給我兒子看的時候,故意給弄掉地上摔碎了,然後想向我訛錢,我冇答應。”

“爸爸,那髮卡是我弄掉的……”澄澄在旁邊誠實的道,聲音有些小。

“哦?”薑峰眉頭皺了起來。

“薑市-長,是那老闆娘故意弄掉的,然後栽贓給孩子,孩子還小,根本冇發現,就以為是自己弄掉的。”林昆笑著道:“不信的話,咱們去商場調監控錄像看看就行了,最好快點過去,我怕那老闆娘的有所察覺後,會讓人把那監控錄像給刪了。”

“好,馬上過去!”薑峰道。

林昆抱著澄澄坐上了薑峰的車,同行的還有兩輛警車,車上薑峰幾次想要問林昆和餘宗華的關係,但最終都是欲言又止的打住了,薑峰在心裡暗暗告誡自己,得沉得住氣,免得弄巧成拙雞飛蛋打。他這麼想是明智的。

徐梅坐在奢侈店的守銀台後得意洋洋的剪指甲,旁邊還放了一瓶指甲油,表妹小史坐在她的旁邊,臉上掛著諂媚的笑容問:“表姐,你說那個倒黴男的會掏錢賠給咱們麼?看他那一身寒酸樣,不像是有錢人。”

“表姐也冇指望他能掏錢賠,主要就是想整整他,其實那髮卡是我弄掉地上的。”徐梅輕佻的笑道。

“啊!?”小史很驚訝,道:“表姐,那髮卡可是三十七萬呢,就那麼就……”

“三十七萬隻是標價,進價冇多少的,奢侈品賣的就是個噓頭,你當那東西真那麼值錢呢?”徐梅嗬嗬的笑道:“妹子,咱就等著你表姐夫的好訊息吧。”

“嗯,嗯。”小史一臉幸福的微笑點頭,想到那個打她的混蛋就要吃牢飯了,心裡說不出的舒暢,又為自己有這麼好的表姐、表姐夫感到開心,雖然表姐夫那人晚上總喜歡偷偷摸上她的床弄她,但男人跟女人不也就那麼回事嘛。

兩個女人的話音剛落,徐梅的手機就響了起來,她看了一眼笑著說:“是你表姐夫打來的,咱們聽聽看,他把那個人渣男怎麼處置了……”說著,按了擴音鍵。

“是嫂子麼?我是董局的秘書小安,董局現在在市中心醫院的重傷外科……”

“他把那小子打成重傷!?”徐梅驚笑的道,身旁的小史也是一臉的高興。

“不是嫂子,是董局他……他被打成重傷了。”

“啊?”

徐梅和小史同時啊的一聲,臉上的表情瞬間僵硬入鐵,徐梅身子不由的一顫,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,小史趕緊扶住她,急著道:“表姐,怎麼辦!”

……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